湖北人力资源中心    方阵人力集团

现场招聘:027-87326663

委托招聘:027-81773227

老专业毕业生从事养老业不足10%:工资低还受委屈

    41名养老专业毕业生从事养老行业的不足10%


  纠结的“养老”青年


  每个人都会变老,期待着能安享晚年。能否达到这一期待,或许将不同程度地取决于养老护理或服务人员。


  提起服务老年的这个行业,人们脑海中率先浮现的多半是“40”“50”人员,仿佛这一群体和他们的服务对象一样,都自带沉沉暮色。但随着社会老龄化的加速、养老行业的发展,现在,有更多的90后、95后的年轻人加入到这一队伍中来。


  有人来了又走,有人却在坚守。一如有人喜欢迎接朝阳,他们却乐于守护黄昏,以他们的专业技能与素养给年迈的生命注入更多力量,燃烧着自己的青春,让黄昏岁月更有温度。


  照顾老人考验人耐心


  早上5点刚过,天津某老年公寓失智护理部主管曾敬已经开始忙碌起来,陆续为老人们穿衣、洗漱;7点15分,开始轮流为患有糖尿病的长辈们打胰岛素、协助长辈们吃药;7点20分,到了早餐时间,开始分餐、协助老人们进食……


  照顾老人看起来简单,实际却很琐碎,“有时很考验人耐心”。曾敬照顾的老人中有些患有失智症,可能会出现随地大小便、吃过饭却说自己没吃、不停地游走等各种各样的情况,对于大多数行动不便、如厕困难的老人,还需要帮助他们排便。


  毕业于天津职业大学老年管理与服务专业的黎露露,如今已在天津康宁津园养老院工作了6年。在她看来,难度最大的是半自理老人的护理。她照顾的第一位老人已80多岁,身高约180cm,体重90多公斤,需要黎露露给老人翻身、清洗、喂饭、喂药、泡脚涂药……这对瘦小的她来说是个考验。


  比如说帮老人“翻身”以防褥疮,怎么翻身不会伤到老人或插在身上的各种管子?怎么让身体的肌肉群能得到最大程度的活动?再如帮老人“清洗”,如何高效又让老人感到舒适?还有喂饭,如果遇到噎食的紧急情况如何急救?看似轻松平常的护理中,却有着不少学问。点点滴滴,护理人员心里都要一清二楚。唯有这样,才能降低风险,及时帮助老人。


  有次,重庆城市管理职业学院老年服务与管理专业2016级学生刘一君在实习期间凌晨3点巡房时,发现一位患有呼吸道疾病的老人打呼噜声比以往大很多,便试着去叫醒老人,并询问是否有不舒服的地方,后来老人的确有异样,便将其及时送进了医院;一位拄拐杖的老人不小心把拐杖给扔在了地上,当时她和同事注意到这一细节,结合老人的日常表现及自己所学知识,于是建议老人去医院做检查,结果检查出是脑梗前期。


  “老人的小事,就是我们工作、学习的大事。你要很‘走心’,同时要有爱心、耐心、责任心以及一定的专业知识技能,才能让老人过得更舒适,让他们的晚年更有质量。”刘一君说,养老护理员算是为天下儿女尽份孝心。


  俗话说“老小老小”,人老了就像小孩一样。对于老人,如何进行沟通以及对他们进行心理、精神上的抚慰同样很重要。比如很多半自理老人,多是小脑萎缩,爱犯迷糊,有的刚跟女儿视频通话,转眼就忘了这事,还有的突然着急要去买菜、接孩子……“这时候怎么处理就需要些技巧,不能硬顶,得连哄带骗。”有时看着这些老人,黎露露觉得,好笑又心酸。


  41名养老专业学生从事养老行业的不足10%


  尽管如此,这个职业还是经常被误解,被“逃离”。


 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经常会有这样的声音笼罩在养老人的身边,“‘养老’不就是给老人穿衣喂饭吗”“没什么技术含量”“年轻人为什么要做这个”……有人在和朋友聊天时,对方听到自己是做养老的,上来就泼了一盆冷水,“这个能有什么前途?”甚至,有父母一听说自己女儿要学养老,连学费都不给交了,最后女儿自己办理贷款付的学费。


  “做养老工作难,做年轻的养老人更难。”曾敬感概,作为一名90后养老服务者,自己没少被冷嘲热讽。2016年7月,他从重庆城市管理职业学院老年服务专业刚毕业时,只是抱着“试一试”的想法来养老机构工作。和他一起来的7名同学,不到一年时间陆续离开了,最后只有3名坚持了下来。


  在黎露露所在的41名养老专业同班同学中,毕业后依然从事养老行业的不足10%。而她现今所在的单位约有400名工作员工,80后、90后仅占其中1/3左右。“很多年轻人都不愿意做这个工作,觉得和老人打交道时比较辛苦,有的老人脾气比较古怪,有时是观念完全不同很难沟通。”黎露露说,在老人中,各种突发情况不断,有突然闹情绪不吃饭的,有和别人闹矛盾的,甚至有暴力倾向要打人的。


  “所以,干脏活儿累活儿只是一方面,委屈是另一方面。”在重庆某养老护养中心工作的朱毅说,他曾经给一位老人喂流质食物时,老人亲属看到食物中绿色偏多,就认为他克扣食物,没有给老人添加荤菜,就直接夺过碗开始质问、辱骂朱毅,事后才知道是场误会。类似的问题他在几家养老机构都遇到过,面对无中生有的指责、无理取闹的辱骂,却又很难找人倾诉。


  对此,刘一君可以说深有同感,“有时你可能都不会为爸妈洗脚洗脸,但在这里要给别人做,还会被骂、被误解。并非所有年轻人都能吃得下这份苦,受得了这份委屈。”偶尔,刘一君觉得自己在养老机构待久了,自己都变老了,看不到生活的色彩。


  但让年轻人逃离的更重要的原因是,在曾敬看来,养老行业从业人员社会地位低、待遇低。记者采访了多位在北京、重庆、天津工作的年轻养老人员,他们的月薪均在4000~5000元左右,比如已工作了3年的曾敬每个月拿到手的工资约4000元,“因为很多养老机构盈利很少,甚至是亏损的,所以对人力资源的成本控制力度就很大,一线员工的工资待遇就偏低”。


  关注养老就是关注未来的自己


  曾敬曾不止一次想转行,尤其是当面临一些个人现实问题的时候。


  “有时候我也会计较,会想付出这么多可以得到多少回报。可当看到那些不能自理、失去自我控制能力的长辈时,看到他们那无助的眼神时,我突然觉得,我所做的一切,会让他们多一些快乐,少一些痛苦,这或许就是对我最大的回报。”每每想到这些,想辞职转行的曾敬又有了不舍。


  2013年,从北京劳动保障职业学院老年服务与管理专业毕业时,苗培柳也没想到自己一干就是6年,接触过上千位老人。有的是高校退休教授,为航天事业贡献大半生,喜欢给苗培柳讲自己年轻时的故事;有的只是普通的老母亲,自己什么都不舍得,但看到子女或孙子爱吃的东西突然就大方了起来;还有失独或“被养老”的老人,一年也不见有谁来看一次……


  “每位老人身上都有故事,他们都很乐意分享自己的人生阅历、经验以及开心的事情,你能从中学到很多东西。”但苗培柳也发现,老人们难过时往往就闷在心里,“这时候给他们些问候、帮助,哪怕只是聊几句,他们都会很感激,其实他们想要的真的不多,主要是陪伴”。


  “有时,你可能只是尽本职工作在深夜将老人送到了医院,老人就会感激地把你当自己的孙女一样来关心;还有老人自己身体不好,刚来养老院时脾气也不好,但在你细心地护理下,半年后居然会给你默默写封感谢信。”与老人相处久了,黎露露觉得老人其实很重感情,“我也没做什么伟大的事,只是认真做好每件小事,但这些小事可能决定了他们的晚年时光怎么度过。”


  黎露露这样形容自己的护理老人工作,“每天就像这个老人打了你个巴掌,另一位老人给了你一块糖。时间久了,会觉得成就感像珍珠,像糖果,一点一点在积累,会让你觉得在这里,自己被需要”。


  “每个年轻的养老人基本上都会经历这样的阶段,从一线护理员做起,从脏活儿累活儿做起,这对我们了解、认识养老行业来说也是种锻炼,对未来走向管理岗位也是种积累。”如今,苗培柳已成为北京市某养老驿站站长,她打算未来也扎根养老行业,因为“看好养老行业的发展前景”。


  她也希望能有更多的年轻人关注、加入到养老队伍中来,“我们每个人都会变老,关注养老,其实就是关注未来的自己。”


  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 孙庆玲 实习生 叶芃 来源:中国青年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