湖北人力资源中心    方阵人力集团

现场招聘:027-87326663

委托招聘:027-81773227

调查了3类90后公务员,小镇青年的真实生活,真不是你想的那样!

    遍布中国三四线中小城市的小镇青年,正成为一股有影响的新势力。


   他们远离五彩斑斓的大都市,选择在本土扎根,没有交通拥堵,没有买房压力,成了中国青年中活得最惬意的一批人。


   但他们中间也有一个特殊群体——90后公务员,他们端着众人眼中的金饭碗,是亲朋好友追捧的卓越青年。那么,他们真就活得很嘚瑟吗?


   1、结婚——比考公务员难


   大城市结婚难,难于工作、生活压力大;农村结婚难,难于彩礼要求太高。对于小镇公务员来说,问题在于找不到合适的对象。


   供职于某县城人社局的小唐,今年27岁却未婚,这在当地属于大龄未婚女青年,催婚压力可想而知。


   但她的理由却让人听完又无可辩驳:稍有作为的年轻人都在外打拼,总不能随便找个人就嫁吧。


   当地上过大学的年轻人,大多数都到了一二线城市谋生,最不济也在市里上班,这座只有几万人居住的小县城,留下的年轻人很少,而且绝大部分是高中毕业后混迹县城的城里人,或者从乡镇来混个差事的“乡下人”,他们收入不高,工作也不稳定,不是聚众喝酒,就是网吧包夜。


   还有一些虽然是当地某些女青年眼中的“宠儿”,小唐却看不上眼。他们是土财主家的公子哥,无所事事、游手好闲,人品也很不堪。


   像小唐这样苦于优秀年轻人外出求学、工作而造成当地相对优质男性资源匮乏的,正困扰着相当一批小镇公务员,结婚比当初考公务员难成为他们心中的痛。


   2、下乡——是自找的流放


   毕业那年,受家人和亲属的撺掇,农二代大学生小郭选择了考家乡的公务员。


   绿水青山,蓝天白云,这里有他曾经向往的诗和远方,有安逸的生活和稳定的工作,但他一点儿都不高兴。


   那些跟他一起吹牛皮、闷图书馆、撸过串的兄弟们,都在大城市工作,朋友圈散发着阶级固化、经济下行、减税增负的时代焦虑,聊天群满是吐槽路上堵、地铁挤、物价贵的隔夜口水,就连过年聚会也在讨论房价、中美贸易、南海危机,小郭基本插不上嘴。


   他的周遭却无非八卦淘宝、同学聚会、人情送礼,外面的世界,对他而言,正越来越陌生。去年他到省城出差,甚至对共享单车都感到很惊讶。


   “我是主动申请被流放到这种小地方的。”在老朋友面前,他这般感慨。纵然浓浓的乡土文化和暖暖亲情让他感到丝丝慰藉,他依然觉得背离了当初的梦想——走出大山、闯荡四海。


   但如今公务缠身,家庭羁绊,他的梦想,已经被现实紧紧捆住了,再也无法挣脱束缚自由翱翔了。


   3、基层——我的选择我骄傲


   小马因为一线城市生存压力大、生活节奏快,加上女友选择回乡发展的缘故,放弃了在上海一份不错的工作,考了镇上的公务员。


   他的工作并不需要大把时光待在办公室研究红头文件,或者整天开无聊的会议,而是走访基层关注民生。


   春种秋收、抗旱防涝、扶贫救灾、上门访谈,他的主要工作大抵如此。为了跟农民打成一片,他需要走进田间地头体验六月骄阳下割麦子的辛苦;为了传达政府的政策,他需要反反复复、不辞繁琐地跟农民逐句解释。


   几年下来,他的基层阅历大为提升,“我觉得我的工作很接地气,跟乡亲们接触多了,才敢说了解中国农民,了解中国农村社会问题所在。”


   工作和生活之间的平衡,他也拿捏的很好。除去必要应酬,他每天准时跟家人吃晚饭,假日还能拖家带口去周边旅游一圈。


   相比起当初大城市生活的惊艳,他觉得小镇生活更朴实,也更踏实,这就是他想要的生活状态。


   4、后记


   每个人的人生,都是自己走出来的。


   每个让我们艳羡的面具,背后都有不为人知的故事。即便是同一个面具,戴在不同的人脸上,也会演绎出不一样的角色。


   与其在顾盼他人的过程中想入非非,不如从容活出真我的风采。我就是我,颜色不一样的烟火!

最新职位